“改革始終是江蘇科技創新發展的不竭動力。”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對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做了深刻闡述,對此,省科技廳常務副廳長、黨組副書記王秦解讀說,省委十二屆六次全會在《意見》中明確提出,要健全技術創新市場導向機制,發揮市場對技術研發方向、路線選擇、要素價格、各類創新要素配置的導向作用,讓一切創造潛力充分釋放,讓一切創新能量競相迸發。
  新型研發機構由“項目經理”運作
  “總體來看,江蘇產業基礎雄厚,科技資源豐富,製造業規模、高校和科研院所總數、高層次人才總量、區域創新能力,都位居全國前列。”王秦坦陳,儘管我省優勢明顯,但仍然存在企業創新動力不足、資源整合能力不強、科技成果轉化機制不暢等問題。
  對此,省委《意見》明確指出,要通過會員制、合同研發、項目經理制等市場化手段,構建新型產業技術研發機構的體制機制,促進企業、高校和科研機構在產業鏈、創新鏈等戰略層面的有機融合。
  如何將上述目標真正落到實處?王秦介紹說,我省新建立的省產業技術研究院,將實行“課題來自市場需求、成果交由市場檢驗、績效通過市場評估、財政支持由市場決定”的原則,把服務中小企業和突破產業共性技術問題作為主要功能。
  “省產業技術研究院將不設行政級別,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改革財政科技資金的使用方式,借鑒美國DARPA的項目管理經驗,推行項目經理制。”王秦說,項目經理主要負責組織產業重大技術攻關,自主組建項目團隊、自主考察推薦優質項目,將整個研發環節“盤活”。
  在這樣的架構中,政府的“身影”將逐漸退至幕後,主要負責產業方向規劃、科技資源整合、研發經費資助、知識產權保護等引導和服務工作,進一步理順政府和市場的關係,把創新舞臺真正交給搏擊市場的“創新人”,讓創新創業有更好的環境,讓產業結構更快地優化升級,讓各類人才有更多的用武之地。
  科技經費分配由市場“說了算”
  “科技項目和經費的分配使用,一直是大家都很關註的焦點問題。針對過去長期存在的一些問題和弊端,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特別提出要‘構建公開透明的國家科研資源管理和項目評價機制’。”王秦說,總的來看,江蘇在這方面做得比較好,自2000年起就在全國率先實行以企業為主體承擔政府科研項目的制度,使科技經費更多地聚焦於市場最需要、企業最迫切的領域,可謂走得比較早,也比較遠。
  “當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全球孕育興起,科技創新對產業發展的作用更為凸顯。創新要素向哪裡聚集,哪裡就可能成為新的產業和經濟制高點。”王秦指出,在此大背景下,此次省委《意見》中,進一步明確“打破行政主導和部門分割,建立主要由市場決定技術創新項目和經費分配、評價成果的機制”,必將促進我省科技經費更加合理科學地分配和使用,優化科技資源配置,釋放科技創新能量,推動創新成果、創業人才更好更快地進入市場、創造出價值。
  科技成果“資本化”激發創造活力
  “健全技術轉移機制,構建多層次的科技投融資體系,促進科技成果資本化、產業化。”此次省委《意見》中的這句話,令許多人眼前一亮。
  科技成果必須走出實驗室,找到合適的土壤“落地生根”,才能真正惠及於民。王秦介紹說,科技成果儘快產業化必須具備三個條件:一是成果歸屬權明晰;二是成果要符合市場需求;三是成果要與資本“聯姻”,才能走出閨閣。下轉A2版
  上接A1版 如何才能破解上述三個難點?王秦說,以前由政府資助的項目,對於完成人成果入股、收益分配等方面有“過於僵化”的規定,不利於激發廣大科技人員的創新積極性,實際結果是讓政府科技投入的效率和效益大大打了折扣。政府扶持科技創新不是為了“賺錢分利”,而是為了提升區域創新能力、促進產業轉型升級、最終惠及全社會。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就要對我省科研成果收益分配和激勵機制進行改革,大幅提高創新創業者在成果轉化收益中的分配比例,更大程度上激發科研人員的創新熱情。
  為保證科技成果“接地氣”,與市場“合拍”,政府部門一方面要充分發揮企業創新的主體作用,讓市場成為發揮配置科技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同時,也應積極發揮政府的規劃引導和資源整合的作用。
  另外,江蘇又在全國領先一步,以首投、首貸、首保為重點,加快科技金融結合步伐。首設天使投資風險補償資金,著重扶持初創期科技型小微企業。省政府還配套出台了一系列天使投資機構優惠政策,其中省天使投資引導資金首期2億元,用於引導和支持在我省設立的天使投資機構面向科技企業孵化器內種子期或初創期科技型小微企業投資。本報記者吳紅梅  (原標題:“市場”引路,促創新能量迸發)
創作者介紹

防水抓漏

if32ifhf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