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關註的“訪民報社門口集體喝農藥”事件調查結果已經公佈,訪民反映的江蘇省泗洪縣有關部門在2013年舊城改造項目中確有違規問題,目前涉事地泗洪縣縣委書記、泗洪縣常務副縣長等14名相關責任人被處以黨紀政紀處分。同時,另據北京警方消息,7名喝農藥上訪人員身體已無大礙,SD記憶卡目前均因涉嫌尋釁滋事被刑事拘留。
  十天過去了,集體服毒事件終於有了調查結論。從調查結果看,7位訪民通過集體服毒所表達的訴求是正當的,他們的確在當地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SD記憶卡,當地政府在拆遷過程中也確實存在諸多不規範、不恰當乃至違規的問題。而根據新華社記者的採訪發現,這7位訪民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採取各種正當方式信訪29次之多,還兩次前往中青報投遞信訪材料。在這所有的努力都化為泡影之後,他們才採取了集體服毒的極端舉措。
  用自殺的方式維權,這樣的做法當然不可取。這既是對自己的生命不負責,又是對自己的家人不負責,同時也會造成不良的社會影響。但是,作為旁觀者應該思考的問題是,microSD這7位泗洪人是在窮盡了一切正常手段之後,才選擇了“非正常手段”的。他們這種不理智的做法,其實是被逼無奈之後的絕地反擊。這是一種極其無奈、極其悲哀的舉動,它反映的是民眾在維護合法權益時的極度資源匱乏。但凡有一點辦法,誰會用自己的生命做賭註呢?在人們責備其不理智時,又有多少人能深切體會其走投無路的痛感?
  在事實已經得到充分披露的背景下,不難看出,有關方面對這7位訪民採取刑事拘留的措施是有欠考慮的。就算尋釁滋事是一個“口袋罪”,想要把這7位訪民的行為“裝”進去,也是非常困難的。現行刑法所規定的尋釁滋事罪,其實是從1979年刑法的流氓罪分化而來。尋釁滋事罪要想成立,不僅要求其受損害的客體是公共秩序,還要求當事人存在危害公共秩序的犯罪動機。而這7位訪民之所以在報社門口服毒,目的並不是要破壞公共秩序,事實上他們除了“浪費”一些醫療資源之外,也的確沒有造成損害公共秩序的後果,報社仍然能夠正常上班。這些人除了傷害自己的健康,危害自己的生命安全,沒有對任何潛在的他人造成任何可能的不良後果。他們即使是在絕望時,也仍然是良善的。他們雖然受到了非常不公正的待遇,仍然沒有想過報複。把這樣的良民膠原蛋白變成犯罪嫌疑人,真的合適嗎?
  不是所有的自殺都值得同情,但是,對社會、對他人沒有任何危害的自殺,卻的確是值得同情和悲憫的。這7位泗洪人在過去一年多時間里求告無門,嘗盡了世態炎涼、留下了很深的心理創傷,他預防癌症們的服毒舉動又危及了其生命。一個文明的社會,本該對這些人予以人道的待遇,本來該給予他們正義和撫慰,怎麼反而賜給他們牢獄之災?
  有關部門刑拘7名服毒者,用意不難理解,無非是不想出現更多的效仿者。要想杜絕更多的效仿者,就必須促使社會矛盾在當地得到妥善的解決。用新的不公正來“熨燙”舊的不公正,只會導致人們對公義、對法律的懷疑。
  老猜(北京作家)  (原標題:喝農藥自殺“非正常手段”的背後)
創作者介紹

防水抓漏

if32ifhf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