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網蘆淞站7月10日報道 分站記者 王瑩瑩
  
  家住王塔沖社區拖配廠福利房3樓的雷雪嬌老人,自老伴和兒子去世後,過起了獨居生活,平常會獨自下樓散散步,為一個人的生活找找樂子。但每當夜深人靜時,摸著兒子在過世前送給她的銀手鐲,她總會陷入一陣空虛和惆悵。
  她不會想到,就在這幾天,兩位陌生的小姑娘敲開了她家門,像女兒一樣,詢問她的日常起居,甚至是生活上的煩惱,並主動邀請她參加星期六社工中心舉辦的跳舞培訓班。兩位小姑娘是慶雲街道的社工肖雅寒與陳珩。
  2014年4月,蘆淞區慶雲街道社區綜合服務中心正式揭牌。這是株洲首個政府購買公共服務試點,由株洲大同社工服務中心承擔運營。根據慶雲街道提供的轄區內7個社區的4萬多居民情況,大同社工對每戶家庭的困難程度進行了摸底,失獨家庭是家庭服務重點探訪的對象之一。
  株洲此次的拓荒之舉,是一次創新社會管理的嘗試。但是財政資金和社工人才的缺口,也讓株洲在未來政府購買社工服務方面存在著不小的壓力。
   打開失獨老人的“心門”
  
  這是肖雅寒與陳珩第一次與雷雪嬌見面,肖雅寒在社工中心負責的是家庭項目。此前,她已經探訪過多位失獨家庭,對於他們的心理狀態,肖雅寒有深刻的感受,“失獨家庭往往在失去獨生子女後,遭受巨大的心靈創傷,有的一輩子都走不出心理陰影,甚至走向極端”。
  今年38歲的肖雅寒,1998年畢業於湖南師範大學中文系,10餘年的社會閱歷,使她懂得如何走進這些老人心裡。“對於失獨老人,雖然看上去很開心、樂觀,但其實心理很脆弱,因此,我們儘量讓雷阿姨感受到社會對她的關心。”小她十多歲的陳珩,默默地點了點頭。
  雷娭毑的兒子4年前因肺癌去世,媳婦一直沒有再婚,現在石峰區一家工廠打零工。肖雅寒握著雷娭毑的手說:“雷阿姨,您媳婦只要放假就過來照顧您,她把您當親生母親一樣。”73歲的雷娭毑眼眶紅了,不停地用手擦拭淚水。
  “社工組織是政府和群眾之間的緩衝地帶。”株洲大同社工服務中心總幹事龔佳林說,“社工中心主要從事非物質的活動,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恢復他們的社會交往功能才是主要目的。”
  “社區沒有精力做服務工作,也缺乏專業水平。”株洲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在談到政府購買社工服務的初衷時,向記者表達了當下社區工作中的無奈,“社區是政府延伸的一條腿,做服務工作沒有多大效果。因此只有請社會上專業化和職業化的社工組織來做。”
  社工曠心怡的服務清單
  
  今年的六一兒童節和端午節正好碰到一起,負責青少年項目的曠心怡犯了難,按照社工中心的要求,她需要給孩子們完成4個小組活動,而這一次“雙節”,曠心怡希望讓孩子們對兩個傳統節日有更深瞭解,於是決定教小孩子做香包。
  “根據青少年項目計劃書,我們要按照不同的主題給孩子們開展小組活動,這幾次活動是以手工勞作為主題。”小組活動的參與成員一般為10人以內,每次活動為45分鐘到一小時,希望讓孩子在小組活動中提高人際交往能力,學習基本的生活技能。
  曠心怡說,社工中心根據政府購買的老人、青少年、家庭、志願者等4項服務,編製了不同的服務項目量化指標,一般包括探訪、小組活動、個案分析等。“對於青少年來說,需要個案分析的,一般是小朋友學習不專心、或者情緒出現波動,此外,還有家裡條件較困難的,我們根據小朋友自身的情況,進行心理咨詢,如果家裡經濟條件困難的,我們還會聯繫市裡面的企業,希望能給這些小朋友提供資金援助。”
  每個服務項目都有一套量化指標,以老人服務項目為例,在一年內,社工要完成12個項目的服務指標,包括至少100次的老人探訪,舉辦面向100人次的講座4次、開展活動6次等。每一次探訪或活動後,都要將活動過程、出現的問題、解決措施等如實做記錄。
  首個試點複製廣州模式
  
  2012年11月,民政部和財政部聯合下發《關於政府購買社會工作服務的指導意見》後,株洲市相關部門就想把政府購買公共服務作為一項創新工程,引入株洲,在株洲開展首個試點。
  可在株洲,政府購買公共服務並無先例可循,怎麼買,買什麼,成為一道難題。
  反觀與湖南一省之隔的廣東,政府購買服務已經開展得如火如荼,因此,“取經”廣東,成為株洲試水政府購買社工服務最穩妥的一條路徑。
  2013年9月,株洲市政府相關負責人前往廣州進行了為期兩天的考察,並拍板決定在株洲試點,引進廣州大同社工服務中心的運作模式。2013年11月,株洲大同社工服務中心註冊成立,株洲市政府出資64萬元,向該中心購買老人服務、青少年服務、家庭服務、志願者服務等4項服務,並沿用廣州大同的工作模式,將探訪、個案、小組等活動編製成量化指標,並聘請廣州當地社工和教授進行監督指導。
  從9月份前往廣州考察,到11月份與株洲大同社工服務中心簽訂協議,僅兩個月的時間,株洲首家政府購買公共服務拉開了大幕。市民政局負責人表示,由於此前株洲在政府購買社工服務項目方面,完全是“一片凈土”,因此希望複製廣州的成熟模式,同時引進來自民間的社會組織,可以完全脫離政府。
   引入第三方機構評估
  
  社工蔡詠卉自社工中心成立以來,已經走訪了轄區內的70位低保老人。每次走訪後,她都要填寫一張《慶雲街社區綜合服務中心探訪登記表》,登記表上寫明探訪對象的基本情況、探訪經過、評估和未來計劃等。
  在蔡詠卉向記者提供的一本3釐米厚的社工中心活動資料本上,以往舉辦的活動以及探訪都要做詳細記錄。“第三方評估機構會對我們的這些登記表進行評估,看是否完成了事先規定的項目,同時,也會打電話給服務對象詢問滿意程度。”蔡詠卉透露,這個月將接受第三方的中期評估,評估人員預計有長沙社工協會幹事等。
  政府投入的64萬元資金並非一次性付清,而是根據協議生效的不同階段及其評估結果分批給付。而第三方對該中心服務效果的評價具有決定作用。
  如在該協議生效的半年後,第三方將對其進行中期評估,若評估結果合格,政府將支付購買資金的40%,即25.6萬元。政府與社工組織的協議一般為一年一簽,而第三方的評估結果直接決定了社工組織在第二年的去留。
   社工後繼不足的困局
  
  此次成立的蘆淞區綜合服務中心是株洲市首家政府購買社工服務試點,也是株洲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服務的拓荒之舉。在株洲,政府購買公共服務項目仍然存在多重阻力。
  市民政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政府購買社工服務遇到的阻力,主要表現在資金投入不足、缺乏合適的活動場地。
  該負責人說,期望未來能開展更多試點,但是按照目前的國家政策,政府購買服務是由財政局牽頭,民政局配合,但財政局目前沒有安排資金,民政方面也很難推進。
  市財政局綜合規劃科科長向東告訴記者,目前財政方面還沒有設專項資金購買社工服務。但是她表示,可能在未來的財政支出方向上做調整。
  目前湖南省正在擬定政府購買社工服務的相關文件。因此財政資金的投入只是時間問題。其次,株洲市政府購買服務目前面臨的主要難關還有社工人才的嚴重缺口。據有關媒體報道,目前,全國擁有專業社工近30萬,湖南省大約只有5000餘人,且集中在長沙地區。
  市民政局人教科科員周益民說,目前株洲市持“社會工作職業資格證”的專業社工不足60人,而專業社工組織也僅有一家。按照現行的國際標準,每500人中配備1名社工,目前株洲全市將近400萬人,那麼株洲專業社工的需求總量應達到近1萬人。
  對株洲來說,市內的高等院校都未設置社會工作專業,在政府購買公共服務這條產業鏈上,缺乏供給的一方。
  長沙民政職業學院院長史鐵爾教授認為,高等院校要相應開設社會工作的專業,培養本地的社工人才,探索和建立本地的社工組織孵化基地,為政府購買公共服務提供強有力的後盾。  (原標題:政府購買社工服務的株洲破局)
創作者介紹

防水抓漏

if32ifhf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